《只狼》讲述了一群企图恢复生死轮回,断绝不死诅咒的奋斗者的故事。

第一代:巴,丈,仙峰上人

从前,古老的西方有一条负伤的龙,在平安时代来到了日本,住在了一个叫“苇名”的地方。

这条龙带有神奇的能力,可以让人长生不死。

和任何力量一样,长生不死是有代价的。长生者会吸取周围的生命精华,造成大范围的疾病和死亡。

第一批接触龙的人把它当做神明崇拜,尊称它为“樱龙”,并开始研究如何吸取樱龙之力,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

樱龙腹部有个巨大的伤口。能量从伤口中源源不断地外泄

人们发现,樱龙有两种方式可以赐人不死。一种叫做“龙胤”,意为“龙之子”。它是樱龙主动赐

樱龙主动赐予人类的,每个时代只有一个人。龙胤持有者自己可以永生不死,也可以将龙胤之力分享给他人,使其成为“龙胤契约者”。龙胤持有者和契约者都会慢慢蚕食周围的生命,吸取来的生命之力会源源不断地传回给樱龙,来治疗它的伤口。

另一种方式是被动的。樱龙腹部的伤口会缓慢流失能量,影响周边的生物。受影响的生物会具有一部分永生之力,但它的效果是微弱的,甚至是病态的。距离樱龙本体越远,这种影响就越微小。

知道了这些信息之后,人们就在樱龙扎根的地方修建了巨大的宫殿,让樱龙流失的力量倾泄到宫殿的湖中,靠着攫取湖水中的不死之力来让自己永生。湖水顺着瀑布流淌到苇名国的各个角落,对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人们自豪地称这座宫殿为“源之宫”,意为恩赐的源头。

数百年后...

源之宫的居民由于长期受到不死之力的影响,已经变得非人非鬼。男性退化成了半鱼的生物,需要靠吸取他人的精气存活。女性虽然保留了战斗能力,但也变成了樱龙一样的长脖子怪物。她们给自己戴上了面具,不再以真面目示人。后来,这些畸形的不死人被称为“淤加美”人。

通过对鳗鱼的研究,淤加美人掌控了操纵雷电的技巧。他们宣称雷电之力来自于龙神,并把它称为“御雷术”。

数百年来,随着源之水崇拜在苇名普及开来,又有很多凡人通过各种方式来到源之宫,自愿成为淤加美族的一员。他们将拜访源之宫的过程称为“嫁入仙宫”,并制作了花轿等象征意义极强的接引道具,借此来表达对“神仙生活”的向往。

随着人口增多,淤加美人需要更多的精气来续命,于是向下界发动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为了生存,人类选择了抵抗。苇名城,仙峰寺等势力都介入了战争。这场战争后来被称为“护国之战”。

凭借着不死之身和御雷术,淤加美人在战场上占据了摧枯拉朽般的优势。这场战争中,人类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很多强大的战士血洒疆场,含恨而终。他们的冤魂经久不散,至今仍在现世徘徊。(即游戏中的无首和七面)

然而,最终人类却奇迹般地击退了淤加美的入侵。他们在战争中发现,“毒”能够克制淤加美人。于是人类打造了毒刀“锈丸”,利用它来散布毒气,一举将淤加美人反推回源之宫。

从此,淤加美人一蹶不振,凡人的时代来临了。

凡人的选择

淤加美人的不死之身给人类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战争过后,人类对不死之力的态度也开始分化。

最先开启研究的是仙峰寺。

同最初的淤加美人一样,大部分僧人都对“永生”充满了向往。由于宗教原因,一部分僧人甚至比淤加美人更加狂热。护国之战刚刚结束,他们便潜入源之宫寻找不死之力。

在源之宫,他们发现了淤加美人的秘密。

淤加美人用湖水养鱼,制造了巨大的鲤鱼王。鲤鱼王身上会长出一种毒虫。鱼王死后,毒虫分食鱼王的尸体,也拥有了不死之力。吃过鱼肉的人,或者沾染了被虫子污染物品的人,身体就会被毒虫感染,称之为“附虫者”。附虫者可以不死,也能保持自己的理智,但代价是身体会慢慢被毒虫蚕食,变成形容枯槁的行尸走肉。

附虫者能得到永恒的生命,但代价是时刻遭受万蚁噬心的痛苦

僧人们不能接受这种永生的方式,离开了源之宫。只有一位女尼主动吃下鱼肉,变成了最强的附虫者,为源之宫把守大门。

后来她以“破戒僧”之名为世人所知。

高大威猛的破戒僧其实是个女性

回到仙峰寺的僧人们转换了研究思路,他们将重点放在了被樱龙之力污染的“源之水”(即湖水)上。他们发现,经过提取的源之水同样具有不死之力,而且不用再遭受毒虫噬心之苦。他们给这种水起了个很有禅味的名字:变若水

但变若水没有了毒虫作为存储媒介,产生的不死之力很有限。而且它还不够稳定---人类直接饮用变若水后存活率很低。所以人们开始研究改进的方法。仙峰寺在这方面的进展不大,倒是苇名城的药师们发现了变若水的沉淀物有制造出红眼怪物的功效。相比于附虫者,这些怪物不能做到真正不死(没错,弦一郎并不是真正的不死,他只是更加耐操了),但是力量却能得到大幅增强。后来在苇名保卫战中,改进后的变若水被大量用于制造战争兵器,这是后话了。

在仙峰寺研究不死的过程中,一个叫做“仙峰上人”的大佬出场了。

他是仙峰寺的创寺元老,参加过护国战争。在当时全民狂热的气氛中,他也投身于不死之力的研究。

但同其他僧人的盲目不同,仙峰上人保持了很可贵的冷静。

他找到了当时的龙胤持有者,一位叫做“”的外乡人。

同后代的龙胤持有者九郎一样,“丈”也有一位忠于自己的侍卫--“”。

巴是一位淤加美人。她是丈的契约者,在拥有不死之身的同时,会让周围的人罹患龙咳。

随着龙咳的扩散越来越严重,丈认为龙胤是不详的东西,希望能够斩断它。他找到了一种方法来驱散自己身上的龙胤,代价是自己的死亡。这就是所谓的“断绝不死” 。

游戏中达成“断绝不死”的必要条件有三样:龙泪,不死斩,介错人。
需要介错人就意味着“断绝不死”必须由他人执行,龙胤持有者是无法自裁的。

而巴的目的更简单。丈就是她的一切。她不忍心看到丈因为龙咳而受苦,希望牺牲自己来让丈“回复常人”。

让龙胤持有者变回普通人的必要条件也有三样:龙泪,不死斩,斩断契约(即契约者死亡,让分享出的龙胤之力全部回归到持有者一人身上)

丈和巴的故事震撼了仙峰上人。他们让仙峰上人意识到,所谓的“不死”只是一种诅咒。它不值得追求,也不该被崇拜。

然而,他也同时认识到,单纯地“斩断龙胤”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因为即便龙胤持有者死了,下一代的龙胤持有者也很快就会出现。苇名国依然要陷入到生死轮回之中。疾病依然会肆虐,死亡依然会大面积发生。

所以仙峰上人给出的办法就是送佛送到西,让樱龙从哪来,滚回哪去。只有把不死的源泉送走了,苇名国才能得到彻底的安宁。

要达到这个目的,同样需要有三样东西:变若之子(容器),剥离出的龙胤之力(快件本身)和不死斩(开箱刀)。

得到这三样东西后,先用不死斩剥离出龙胤之力,再把龙胤之力注入到变若之子身体中,以防止它再跳蹿到其他人身上。最后由变若之子前往西方,送还龙胤之力。这就是“龙之还乡”计划。

于是仙峰上人先搞到了不死斩(鬼知道这东西他是从哪搞来的。也许是made in china)。

不死斩一共有两把。一把是红刀,叫做“拜泪”(败类);一把是黑刀,叫做“开门”。这两把刀能斩杀任何不死之身,包括龙胤持有者。

除此之外,它们还有各自特殊的能力。

红刀可以直接伤到樱龙,挖出樱龙的结晶(即龙泪),因此被命名为“拜泪”;

黑刀可以逆转阴阳,通过献祭不死者来打开黄泉大门,将死人召唤到现世,因此被命名为“开门”。

 

有了不死斩之后,仙峰上人就开始大规模地进行不死实验,以期制造出可以承受龙胤之力的“变若之子”。他甚至以身附虫,让自己获得更长久的生命,以便监视这个庞大计划的进行。

然而,仙峰上人还是低估了人性的恶意。僧人们在长期的生死实验中,早已沉溺于不死的力量不能自拔。他们忘记了制造变若之子的初衷,整个仙峰寺都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丈对此非常反感。僧人本应以慈悲为怀,仙峰寺制造变若之子的行为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制造出了更多的不幸。

为此,丈更加坚定地要斩断龙胤。他指示巴去寻找不死斩,以彻底解决仙峰上人带来的麻烦。

于是巴踏上旅途,走遍了苇名国各个角落,追寻不死斩的下落。

在旅途中,巴遇到了年轻的苇名一心。两人对武技的共同爱好让他们惺惺相惜,建立了罕见的淤加美人与人类的友谊。后来一心掌权后,巴就带着丈来到苇名城定居,成为了苇名弦一郎的老师。

从苇名一心的口中,仙峰上人得知了巴在追寻不死斩的消息。他意识到,如果让丈成功断绝了龙胤,那么龙之还乡计划便无法实现了。因此,仙峰上人藏起了不死斩。他把红刀交给唯一实验成功的变若之子保存(就是给玩家发大米的小姐姐“米娘”),又把黑刀藏在了不为人知的地方。

这三个人,始终没有在如何解决不死的问题上达成一致。

最后,巴历尽辛苦,拿到了黑色的不死斩。她自刎而死,牺牲了自己让丈变回了常人;丈寿尽而终,龙胤之力传到了平田九郎身上;仙峰上人则心灰意冷,孤独地坐化在了山洞中。

至此,上一代人根除不死诅咒的努力失败了。

第二代:平田九郎,狼,苇名众

苇名国自古就是苇名人的国家。

樱龙降世以后,苇名国内的土著神纷纷退散,只剩下白蛇大人隐匿于山谷,勉强与之抗衡。众神的消失让百姓们转变了信仰,祭祀源之水成为了苇名民众的文化习俗之一。“龙泉参拜”则成为几年一度的重要仪式。

苇名国的“土著神”在游戏中是有迹可寻的。忍义手“雾鸦”,义父的召唤兽“枭”,蝴蝶奶奶的“灵蝶”均来自于土著神。苇名城周围也有大小神社存留,它们都是当年祭祀土著神的场所。

到了战国时期,天下大乱。一波又一波的征服者轮流主宰着苇名。他们鱼肉百姓,荼毒生灵,禁止苇名人祭祀源之水,与苇名人矛盾重重。

最近的一波统治者叫做“内府”。

因为故事的时代背景设定在战国末期,所以内府的身份很好猜测:它就是收编了武田赤备的德川家康幕府。至于苇名保卫战中的内府军统领,按照日本战国史推算,应该是德川四天王之一的“井伊直政”。

苇名一心与盗国之战

二十年前,苇名本地人中出现了一位英杰。

他叫做苇名一心,是位剑术强大的武士。他带领着四位伙伴向内府发动了旨在争夺苇名统治权的“盗国之战”。

在战争中,苇名一心成功讨取敌方大将田村,率众赢得了盗国之战的胜利

站在内府的角度看,苇名一心自然是“盗”。但站在苇名人的角度看,苇名国本来就该由当地人统治,内府才是侵略者。所以游戏中的苇名战士都很忠诚。从武士大将到草根士兵,都能对侵略者死磕到底,绝不苟且偷生。“有死之荣,无生之辱”就是苇名人最好的写照。

苇名国的战士们绝对想不到,自己一腔热血为国捐躯,最后却死了在一个籍籍无名的忍者手里

苇名一心手下的“F4”,后来均成为故事发展的重要角色。他们是:

薄井右近左卫门】(巨型忍者枭)

只狼的义父,整个故事的核心人物。

“左卫门”这个名字很有深意。它暴露了义父的平民身份,又暗示了他的家族曾经荣耀无比。

】(佛雕师)

无主的忍者,忍义手的前主人。曾拥有一位女朋友“川蝉”。

幻影之蝶】(蝴蝶夫人)

义父年轻时的修炼伙伴,只狼的忍术教师之一。

蝴蝶夫人与狼有师徒之恩。这也是二五狼的黑点之一

道玄】(游戏开始时已经去世)

药师。变若水研究的集大成者,同时也是忍义手的制作者。(绝地科学家,专门开发外挂)

这四人和其他参与盗国之战的武将,后来被称为“苇名众”。内府势力被赶出苇名后,苇名众成为了苇名国新的统治者。

漫长的十七年后...

苇名一心在盗国之战的活跃,让他获得了“剑圣”的雅号。凭借一心的威名,内府与周边国家暂时不敢骚扰苇名,苇名因此获得了近二十年的和平。

但一心本身是个武者,对治理国家毫无热情。加上苇名本身地处偏远,物产贫瘠,境内又有樱龙作乱,所以国势每况愈下。在可预见的未来,苇名一定会再度面临内府的入侵。

而这一次,将不会再有剑圣来保护苇名国。

这种情况下,F4的心境也开始变化。义父变成野心家,妄图攫取龙胤之力名扬日本;蝴蝶夫人变得世故,想获取龙胤之力达成永生;猿在盗国之战时杀戮无度,差点变成修罗,后来成为佛雕师在破旧寺庙赎罪度日;道玄则迷恋上变若水的研究,不再关心世事,最后陷入了与师兄道策的争执郁郁而终。

这期间,有三个孤儿被苇名F4收养,他们是:

被巨型忍者枭收养,成为了一名忍者。狼遵循忍者的戒律,效忠于义父指定的主人:平田九郎。

苇名弦一郎

被苇名一心收养,成为了一名武士。他是苇名一心的继承人,苇名家的现任家督。

弦一郎的形象符合人们对安土桃山时代传统武将的所有幻想。游戏里一些不确定的细节暗示,弦一郎可能是永真的暗恋对象

永真

被猿从战场上捡回,由道玄收养,成为了一名药师。同时,永真也得到苇名一心的喜爱,得以进入苇名众圈子上层,并被授以剑术。

初期只是单纯地听从主人命令行事。天守阁之战后,永真开始思考自己人生的意义,并积极协助狼和九郎断绝龙胤。

平田宅邸事件

上一代龙胤消失后,新的龙胤继承人在苇名国刷新。他就是狼的主人--平田九郎。

平田九郎在游戏中被称为“御子”。意为“身怀恩赐之力”

平田九郎是平田家的养子,生活在平田宅邸。“平田家”是“苇名家”的分家,没有主家的继承权。但在名义上,九郎仍是弦一郎的弟弟,是苇名国目前的储君。

“储君”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它可以解释弦一郎为何会把“祈求龙胤”当做A计划,把“献祭龙胤”当做B计划。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弦一郎希望保护苇名国的每一个人。无论它是低贱的老侍女,还是高贵的分家继承人。

当初,义父将狼送给九郎当侍卫,目的只是讨好九郎,方便日后与九郎建立契约,获得不死之力。这时的狼与九郎是简单的主从关系。他听从九郎的命令行事,但并没有个人感情在里面。

直到平田宅邸事件发生。

在《只狼》故事正式开始三年前,平田家突然遭到山贼入侵。护卫力量被瓦解,百姓被屠杀,宅邸陷入一片火海。

苇名弦一郎得知消息后,立刻派遣枭与蝴蝶率领寄鹰众先行支援,自己带着大队人马随后出发。

狼作为平田九郎的忍者,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平田宅邸保护主人。

狼进入到主宅后,发现义父已经被人打成重伤。义父告诉狼,是蝴蝶夫人背叛了苇名家,妄图挟持九郎以获得不死之力。他要求狼为其报仇,除掉蝴蝶夫人,救回主人。

于是狼一路来到内宅,先杀掉了山贼首领蚺蛇重藏,再进入地下佛堂,找到了九郎和蝴蝶夫人。

蝴蝶夫人是所有新人玩家的噩梦

狼发现九郎已经被蝴蝶夫人用幻术控制了,于是认为蝴蝶确实是叛徒,开始与她交战。

杀死蝴蝶夫人后,狼正准备带九郎离开现场,突然一把刀从后面袭来,刺穿了他的胸膛。

原来这一切都是义父的阴谋。义父先与内府勾结,收买山贼策划了这次平田宅邸的入侵事件,再离间狼与蝴蝶夫人的关系,让他们自相残杀。这样无论两者是谁获胜,他都可以以逸待劳补掉残血,从而将九郎控制在自己一个人手中。

但他却漏算了九郎的机敏。

九郎在狼与蝴蝶交战时藏了起来,义父补刀后没有找到九郎,只能怏怏离去。九郎感念狼为了救自己而牺牲,便将龙胤之力赐予了狼,将他从死亡中救了回来,让他成为了“龙胤契约者”。

这时弦一郎的大队人马到来,击退了山贼。将九郎和狼带回了苇名城。

游戏正式开始

狼苏醒之后失去了平田宅邸的相关记忆(因为他确实已经死了。龙胤之力并没有关机录像功能),也不知道自己获得了龙胤契约。他只记得九郎是自己的主人,但是九郎现在人在哪里,是否还活着则一无所知。因此狼失去了人生动力,浑浑噩噩在枯井中虚度时日。

直到有一天,永真奉苇名一心之命来到枯井,告诉狼他的主人还活着,就在不远的观月楼。

于是狼起身去寻找九郎,游戏正式开始。

狼找到了主人。九郎热情地欢迎狼,但狼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少叙之后,主仆两人开始逃亡,来到了游戏的名场景“芦苇荡”。

这片芦苇荡就是当年苇名一心斩杀敌将田村的地方。在最终boss战时,二阶段一心从地上踩起来的枪就是田村用的那把。

苇名弦一郎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九郎潜逃的消息,已经提前在这里等着两人了。狼被弦一郎打败,失去一臂,昏死过去。

狼醒来后,发现自己被佛雕师所救。给他消息的永真也在身边。两人为狼安排了一套新的打铁装备,只狼又获得了一次拯救九郎的机会。

这次,狼在旅途中得到了守护铃,得以穿越回三年前的平田宅邸,捡回了自己失去的记忆。

这时,他才知道,当年是主人用龙胤之力救了自己。自此,狼决定永远守护主人,不再受忍者戒律的束缚。狼与九郎的感情,在这一刻才真正建立起来。

接下来狼一路开无双,打到了苇名城天守阁,再次面对苇名弦一郎。

从弦一郎与九郎的对话中,狼得知了弦一郎抢走九郎的真正目的:苇名一心病重,内府的入侵随时到来。为了守护苇名,弦一郎愿意采取任何手段来换取胜利。

就在几天之前,内府军已经与苇名军展开了一场试探性的战斗。苇名的所有秘密武器都被投入战场,包括用改进的变若水创造的红眼军队,不受控制的火牛,喂柿子催熟的太郎兵等。即便如此,苇名的防守效果依然不佳。所以弦一郎只能再在龙胤身上做文章。

面对弦一郎的威逼利诱,九郎的态度也很明确。他与前代龙胤持有者丈的观念一样,认为龙胤是不祥之物。也许它能够拯救苇名国,但也一定会带来更大的灾难。与其如此,不如只让我和我的忍者来承受宿命。苇名国的命运,还请用其他的方法去拯救。

弦一郎这才意识到,只有先除掉狼,才有可能说服九郎奉献出龙胤之力。于是两人在天守阁大战。

在一顿叮叮当当……咳咳……的打铁之后....咳咳咳.....弦一郎败北。但弦一郎提前喝了改进的变若水,承受住了狼致命的斩击。弦一郎认为他已无力从狼手中夺回九郎,便跳下天守阁,跑掉了。

到此,九郎便正式从长达三年的囚禁中解放出来了。

接下来的路

九郎和狼此时面临着和上一代人同样的选择。也是关系到游戏的三个不同结局:

A.断绝不死---九郎自尽,让龙胤之力消失。--这是当年的选择。

B.回复常人---狼自尽,让九郎变回普通人。--这是当年的选择。

C.龙之还乡---剥离龙胤之力,封印到变若之子体内,再与她一起前往西方,归还龙胤,彻底解决苇名国的不死诅咒。--这是当年仙峰上人的选择。

这三个结局都没有提到苇名国的命运。可见游戏的主题就是生与死的羁绊,苇名国的背景故事只是给玩家一个用刀打铁的理由。

官方指定“龙之还乡”是游戏真正的结局。我们就按照龙之还乡的流程讲述剧情。

九郎经过思考,决定效仿丈大人的做法,实施断绝不死计划,牺牲自己来断绝龙胤。

狼表面答应了他,暗中却准备实施龙之还乡计划,这样可以保住九郎和自己的生命。

于是众人开始收集资料。在永真的帮助下,狼得知关键的道具有两样:

不死斩--这两把工具刀是进行所有操作的前提。红不死斩就在仙峰寺。黑不死斩在巴手里,她死后下落不明。

龙泪--龙泪是樱龙眼泪的结晶,是进行“龙胤”相关操作的必需品。樱龙本体处在一个特殊的位面--仙乡。仙乡位于源之宫,而去源之宫则需要开门道具——“源之香”。

源之香又由三部分构成:

结宿之石,馨香水莲,常樱香木。

这三个道具分别对应了三条剧情支线和三张地图,它们分别是:

  • 结宿之石-->水生村
  • 馨香水莲-->坠落之谷
  • 常樱香木-->内府入侵后的苇名城

得知了这些信息之后,狼先动身前往仙峰寺,寻找红色不死斩“拜泪”。

狼在仙峰寺佛殿找到了一个守护铃,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幻境中。幻境里有四只猴子,他们是当年仙峰上人为变若之子安排的守卫。外人只有同时抓到四只猴子才能进入变若之子所在的内殿。

只狼在幻境中得知巴也曾来过这里,但她没能抓住四只猴子,所以最终没有拿到红色不死斩。

击杀四猴之后,狼见到了变若之子。

这个漂亮的小姐姐是仙峰寺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的唯一幸存者

变若之子把红不死斩给了狼,但她此时尚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也不了解剥离龙胤的方法。狼只能先去寻找其他道具,回头再来找变若之子商量。

坠落之谷-馨香水莲篇

坠落之谷是护国之战的古战场之一。当年淤加美人撤退时,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族人。由于无法再回到源之宫,这些淤加美的后裔断绝了与樱龙的联系,渐渐恢复了人类的特征。男人不再鱼人化,女人也不再长颈(但似乎还保留着隐藏容貌的习俗)。他们与附近的苇名人通婚并展开贸易,崇拜在附近游荡的白蛇神,形成了自己的势力。由于这些混血人拥有淤加美的血统,天生视力超群,在铁炮传入日本后,他们就以铁炮作为武器,演化成了一个特殊的兵种--蛇眼铁炮兵。内府入侵开始后,有一部分铁炮兵受雇于苇名政府,参加了苇名保卫战。

铁炮兵在崩裂峡谷建立了巨大的铁炮要塞,守护着要塞背后的秘密。狼对铁炮兵的秘密不感兴趣,他的目标是铁炮要塞深处的菩萨谷。馨香水莲就生长在菩萨谷尽头的一个山洞里。

随处可见的巨大佛像是“菩萨谷”名称的由来

馨香水莲是菩萨谷特有的物产。这种青白色的莲花对雌性猿猴很有吸引力。于是有两只巨大的猿猴来到了这里,一起守护着馨香水莲。后来,从源之宫流下的湖水污染了菩萨谷,公猿猴变成了附虫者,获得了不死之力,被人们称为“狮子猿”。多年后,没有感染的雌猴自然死亡,狮子猿却不能死去,只能孤独地在附近徘徊,替他的伴侣照料馨香水莲。由于不死虫的作用,狮子猿变得暴躁疯狂,给附近的生物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狮子猿是设计最成功的BOSS之一

佛雕师年轻时曾在菩萨谷修炼。他的外号【猿】就来自于模仿猴群灵活的身法。狮子猿的暴走打破了菩萨谷的宁静,污染了附近的水源。为此,猿的同伴【川蝉】瞒着猿,只身去讨伐狮子猿。经历苦战之后,她将太刀插入狮子猿脖颈,成功将其击杀。

但是,川蝉没想到狮子猿是附虫者,被突然复活的狮子猿偷袭,葬身猿腹。她的怨魂变成了七面武士,终日在菩萨谷哀嚎哭泣。【猿】得知消息后,痛不欲生,从此性情大变,杀戮成魔。

最后,狼见到了狮子猿,成功将其打败,拿到了馨香水莲。坠落之谷篇结束。

水生村-结宿之石篇

水生村是另一个不死之力肆虐的地方。

水生村位于源之宫的下游。这里的人们由于常年饮用来自源之宫的湖水,导致体内会生出一种特殊的石头:结宿之石。

结宿之石是制作“源之香”的必备材料之一。另外,水生村还拥有花轿---这是护国之战后,唯一一个能够从下界通往源之宫的入口。所以淤加美人要控制水生村,以确保源之宫与下界通道的安全。

他们指派了一个族人来到水生村。以“雾隐贵人”之名断绝了水生村与外界的交流。

雾隐贵人先猎杀了村里正直的僧人,将他们的尸体吊在树上,作为媒介施展法术,用浓雾将整个水生村封闭起来(然而还是有一个孤影众混进来了。不愧是忍者)。然后物色了一个神官,向村民们宣扬京城水的好处,蒙骗淳朴的村民们喝下京城水,让他们变成了行尸走肉,顺从于淤加美人的命令。最后,他在花轿前召唤了破戒僧的幻影,来确保通道的安全。

这样,整个水生村就变成了淤加美人的附庸。

狼到了水生村之后,斩杀了雾隐贵人,在水生村深处找到了结宿之石和通往源之宫的轿子。

根据幸存小怪描述:这个卑鄙的外乡人没有尝试去拯救水生村的村民。但是他后来又回来了一次,斩杀了神官,拿走了他的财宝。

水生村篇完。

内府入侵--义父篇

狼拿到馨香水莲和结宿之石后,回到了苇名城。这时,内府的军队已经攻进来了。

苇名城到处都是装备精良的赤备。房顶上,孤影众取代了寄鹰众,占据了通向天守阁的空中要道。

狼只能走水路返回内城。在天守阁上,他看到了义父正在与九郎交涉。

赤备的这次大举进攻,带路者正是义父。他指引内府军队攻陷了苇名城,将九郎困在城中。

义父向九郎摊牌,直言想要获得不死之力。九郎当然予以拒绝,转身返回居室。

狼见到“复活”的义父,立刻明白了义父就是三年前在平田宅邸背刺他的人。义父要求狼放弃对九郎的效忠,站在自己这一方。

狼拒绝了,说自己与九郎有契约在身,这个束缚比忍者的戒律更加重要。

义父假装赞许。等狼转身离开后,想要故技重施再次背刺狼。

但这一次,狼出刀挡下了。

义父知道狼已经了解了真相,便不再多言。父慈子孝的戏码....咳咳....再次在天守阁上演。

让义父当场去世后,狼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他人摆布的忍者。他决定按照自己的意志生存,拯救九郎,断绝龙胤。

检查义父的尸体,狼发现他就是盗走常樱香木的窃贼。至此,狼已经收集全了所有制作源之香的道具:馨香水莲,结宿之石,常樱香木。

但是他想要达成龙之还乡计划,还不能在此时就制作源之香。

接下来,狼用了一些小手段,在永真,九郎和猿等人处得到了一些信息。

狼再次返回仙峰寺。这时变若之子已经想通了自己的使命。她决定帮助狼,一起送走龙胤,达成龙之还乡。

根据仙峰上人的笔记,狼知道了龙泪要被冻住才能剥离龙胤。冻住的道具产自变若之子,这就是所谓的“冰泪”。冰泪的制作需要献祭白蛇大人。这对于狼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现在,狼收集全了所有道具,就只差龙泪了。

下一步是前往源之宫找到樱龙,用红色不死斩取得龙泪。

源之宫篇

到达源之宫后,狼见到了樱龙本体。这是一个半龙半植物的生命体,左臂已经缺失,也不能驾驭雷的力量(相反它还很弱雷)。

经过一番“高端操作”后,狼打败了樱龙,用红色不死斩取得了龙泪。

ps:关于樱龙的真相,狼学家们已经有很多讨论了。个人比较倾向于樱龙并不是一个实体生物,而是以一个类似灵体的存在。它随着观察者的变化而变化。

比如,狼见到的樱龙就和他本人一样,都是左臂缺失。显然这只是一种幻象,是观察者自身的镜像。

至于樱龙的本体,可能就是龙胤。它不断地辗转在凡人的躯体内,靠吸取周围的生命力过活。它留在现世的躯壳,就是源之宫里那棵巨大的樱花树。这解释了为何狼发动忍杀回血时(即发动龙胤吸取生命力),形成的光芒是樱花的颜色。

最重要的,龙之还乡计划之所以能够实现,只能是建立在“龙胤即是樱龙”的基础上。否则仅带走龙胤,把樱龙继续留在苇名,为何就能根除不死之力呢?

如果这个推论是正确的,那么仙峰上人可能才是全游戏最聪明的那一个。他早早就看透了樱龙的本质,知道任何不死斩都无法伤害以灵体存在的樱龙。只有将龙胤封印住,让它不能随便跳转到下一个龙胤持有者身上,再带离苇名国,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结局篇

狼从源之宫返回后,发现苇名一心已病死,苇名城被内府攻陷。

永真告诉狼,九郎已从地道逃生,现在人在芦苇荡。

追到芦苇荡之后,狼遇到了拿着黑色不死斩的弦一郎。

黑色不死斩的能力是“开门”,只要献祭不死者,便能从黄泉拉回已死之人。弦一郎认为既然九郎不肯赐予他龙胤之力,那就干脆献祭掉他,召唤出全盛时期的剑圣,一样也能守卫苇名。

狼赶到时,九郎已经被弦一郎重伤,生命垂危。

铛铛铛铛之后,狼再次打败了弦一郎。

弦一郎感叹自己能力有限,实在打不过狼,便自刎献祭了自己,召唤出了全盛时期的苇名一心。

苇名一心被孙子的执念感动,决定杀死狼和所有的内府士兵,替弦一郎完成守护苇名的愿望。

铛铛……咳咳咳……

铛铛铛铛……咳……

狼经过苦战,终于成功砍伤了一心。

一心虽然是不死之身,但他明白自己已经败了。

他没有再多废话,大大方方地承认败北,让狼用不死斩帮忙介错,就此离开了人世。

至此,狼终于用一己之力,彻底为苇名众的历史划上了句号。

他带回九郎,喂他服下冰泪和龙泪,将他封印在了变若之子体内。

九郎并没有死,龙胤也没有死,它们都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继续共生共存着。

狼成为了变若之子的护卫。这一次,主仆关系不再依赖忍者的戒律来维持。

夕阳中,狼与变若之子一起踏上了前往西方的旅途。

两人身后,是熊熊燃烧的苇名城。

『全剧终』


浪子三唱,不唱悲歌